小小的 API 如何创造出 3.5 亿美元的价值?

【编者按】API 在软件的构建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许许多多的 API-first 公司在行业内展露头角(www.2coin.cn)。可是 API 究竟是什么?有什么用?能给行业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编译 | arvin 责编 | 张文

头图 | CSDN 下载自视觉中国

出品 | CSDN(ID:CSDNnews)

API 在软件的构建中越来越重要,让我们紧跟 Shopify、Stripe、Twilio 等公司的步伐,进入 API-first的生态系统。

上周四,Ben Thompson 采访了宣布推出新的“StripeTreasury”产品的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 John Collison,并写了一篇关于该公司的文章。

Stripe Treasury 是“一个银行即服务 API,允许你将金融服务嵌入你的市场或平台”。只需编写几行代码,平台就可以让客户在 Goldman Sachs 和 Evolve bank&Trust 等合作银行开设银行账户。

在文章中,Stripe 公司强调了它与 Shopify 的合作关系,后者正在利用 Stripe Treasury 建立 Shopify 的余额体系。现在,当商家创建 Shopify 账户时,他们可以同时建立银行账户。

在过去一段时间,人们对 Stripe 的最大印象是:他们对 Shopify 这个大客户过于依赖。因为在 Stripe 流行之前,仅与 Shopify 合作这一项就为其创造了 3.5 亿美元的收入。有人认为 Shopify 将在未来的某个时候 构建自己的支付解决方案,不再使用 Stripe 支付。

然而,Shopify 宣布构建余额系统的公告则意味着事实恰恰相反。Shopify 并没有撤出业务,而是与 Stripe 进行了更深入的整合。它的许多客户将资金存放在银行管理的账户中,而这是由 Stripe 管理的,而不是 Shopify 或商家。如果 Shopify 现在想结束合作,那转换成本相当大。现在两家公司的关系就像是结了婚的伴侣。

Shopify 是一家非常聪明的公司。它做出了一个深思熟虑的战略选择,专注于它做得最好的事情,并让 Stripe 做所有它做得最好的事情。这就是第三方 API 能够做到的。

“API”是经常听到的缩写词之一。也许你知道它意味着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plicationProgramming Interface),甚至可能知道 API 是一个软件与其他软件对话的方式。但也有可能,你跟我一样,从来没有真正深入研究过它们。

所以今天,我们一起来探索几个问题:

  • 什么是 API

  • API-first的生态系统

  • 好的互联网策略和坏的互联网策略

  • 为什么 Shopify 善于基于 Stripe 和 Twilio 上创造

  • API-first商业模式的魔力

  • Twilio 和投资 API-first

API-first的有趣含义涉及公司是如何建立的以及价值是在哪里创造。但首先需要明确…

什么是 API

先说个关于毕加索的故事:一个女人在一家餐馆里走近毕加索,请他在餐巾上为她画些东西,并告诉他她愿意付出任何值得的代价。他快速地画了些东西,并要了一万美元。“$10,000!?”女人震惊地问道:“但是你在 30 秒内就做到了!“不,”毕加索告诉那个女人,“我花了 40 年才做到。

这是理解 API 的一种方式。 API 让公司可以在几秒钟内利用其他公司多年的工作成果。

对于更技术且易理解的论述,Justin Gage 说:应用程序只是一堆完成任务的函数,API 将这些函数包装在易于使用的接口中,这样您就可以不用成为专家就可以使用它们。工程师编写一堆代码来管理复杂的事情,并在代码之上构建一个 API 来抽象掉大部分的复杂性,因此使用所有这些代码就只需编写几行代码。

Benchmark 公司的 Eric Vishria 在《Invest Like the Best》中描述道:人们通过图形用户界面(GUIs)与软件交互,软件通过 API 与软件交互。

API 正处理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事情。

50 年前可能是一个涉及数百人的笔和纸的过程,10 年前有十几人点击电脑屏幕,现在可能是软件通过 API 与其他软件进行对话。

API 有三种类型:

  1. 内部 API:用于简化公司内复杂事情

  2. 公共 API:通常用于打开数据集以便公众可以使用

  3. 供应商 API:只需几行代码,就可以为客户提供整个公司的全部超能力。

今天,我们 主要谈论供应商 API,也称为第三方 API。销售第三方 API 的公司被称为“ API-first 公司”。

内部或公共 API 通过一个干净的端点抽象掉了一些代码的复杂性。

API-first公司本质上是抽象出一流公司的整体复杂性,通过输入少量代码即可为客户提供一流组织的完整解决方案。

传统来说,招聘一直是公司最重要的工作之一。选择合适的 API 供应商就像是招聘原料供应商。当一家公司选择插入第三方 API 时,它实际上是在决定雇佣整个公司来处理其业务中的整个功能。

想象一下复制一些代码,让 Collison 兄弟来管理你的财务团队。无论是在传统的公司,还是在非传统的公司,这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The API-First Ecosystem

API-first 公司是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的一个子集,它具有以下几个关键特征:

  • 购买决策传统的 SaaS 是一个部门主管、IT 执行采购的决策,而 API-first 通常是一个产品和工程采购决策。

  • 用户公司中的许多人与典型的 SaaS 产品(如 Slack、Salesforce、Airtable、Asana)交互,而 通常只有工程师与 API-first的公司合作。

  • 商业模式最常见的 SaaS 商业模式是按购买量收费,而大多数 API-first公司根据产品的使用情况向客户收费,收费标准要么是按调用付费(每次 API 被调用时,比如你是否通过 Twilio 发送短信),要么是按交易规模的百分比(Stripe 向每笔交易收费 2.9%加 0.30 美元)。

  • 用例传统的 SaaS 产品帮助员工完成任务,API 自动完成这些任务。

API-first公司的解释可能会令人困惑,因为他们中的许多公司同时提供 API 产品和传统的 SaaS 产品。他们的客户范围很广,从 Shopify、Uber 等大型平台,一直到希望接受在线支付的个人,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一切。举个例子,我和 Puja 通过 Dev 平台合影,摄影师使用 Stripe 给我们发了她的费用清单。她使用的是 Stripe 的传统 SaaS 产品之一的 GUI,无须编写代码。

不过,在本文中,我们将重点讨论 API-first的公司,这些公司的客户通过 API 将功能构建到他们的产品或内部流程中。

这些公司越来越能够 通过 API 构建几乎所有非核心的东西

在第三方 API 经济中,Canvas Ventures 的 Grace Isford 绘制了 19 个不同垂直方向的数十个玩家的地图。

“有一个专门的应用程序”现在转变为“有一个专门的 API”,对于企业需要做的几乎任何事情,都有一个 API-first公司可供选择,他们能够快速地实现一个产品或一套产品。

让我难以置信的是,图中每个 logo 都代表了一个公司,以前必须建立在自己基础上的东西,现在只需要通过编写几行代码就能完成,而且做的更好。

实现这样的效果主要有两个原因:专注和规模

首先是专注, API-first公司专注于解决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 Stripe 专注于构建最佳支付解决方案,Twilio 专注做信息和电话Plaid 做银行数据,Algolia 做搜索,Shippo 做发货,Checkr 做背景调查。

这种专注 意味着公司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解决与该特定领域相关的所有问题中国古话讲: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果 Uber 的一位工程师被指派去做背景调查,那么他会很生气,因为这不是他的职责;如果 Checkr 的一位工程师会被安排去做背景调查,他会很乐意接受并且完成得很好

其次是规模, API-first公司为成千上万的客户提供服务,随着时间的推移, 他们能够逐步形成令人难以置信的产品改进 。例如,Plaid 可以与非常小的金融机构进行整合,因为在使用 Plaid 的所有产品中,可能会形成成千上万该机构的用户。

API-first公司的专注和规模为他们的客户提供了一流的产品,这些产品以与他们的业务相适应的成本不断改进。从产品的角度看,他们就像是上帝的恩赐。 它们在战略上也很吸引人,体现在两个方面:API-first公司本身的竞争优势,以及它们对客户竞争优势的影响。

好的网络策略,坏的网络策略

好的策略几乎总是看起来简单明了,不需要一大堆幻灯片来解释。它不会弹出一些“战略管理”的工具,矩阵,图表,三角形,或填空方案。相反,一个有才华的领导者会识别出形势中的一两个关键问题,然后将行动和资源集中在这些问题上。

这就是 API-first公司的魅力所在。它们使客户能够专注于使其业务与众不同的一两件事,同时在其他任何地方插入一流的解决方案。正如 AWS 和云让创业者以更低廉的价格推出产品一样,API-first 业务允许他们以较低的前期成本和管理努力实现规模化和专业化。

API-first大公司 Twilio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eff·lawson 可能根本不屑于谈论战略。在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云巨人播客上,他说: 我常说,战略在商业中是一个肮脏的词,它应该被删除。任何时候你发现自己在谈论战略,实际上,你可能偏离了方向。 商业策略只有一个:为客户服务。

人们所说的“战略”往往是一堆花哨的词语和不够准确的目标,混淆了企业的核心宗旨: 以差异化的方式服务客户。在可能的情况下,明智地使用 API 可以使公司在战略上更加清晰,并且能够以一种只有他们才能做到的方式解决客户的问题。

识别出“一个或两个关键问题”只是一部分,好的战略还包括确定指导政策和连贯的行动。

指导政策是指克服诊断中突出障碍的总体方法,并通过创造或利用优势来源来解决诊断中确定的障碍。它将公司的精力引导到其具有独特优势的领域。

连贯的行动是一家公司为执行指导方针所做的一系列相互关联的事情,它们相互加强,以建立一个几乎不可能复制的连锁系统。举个例子来说,沃尔玛之所以成为领先的零售商,不是因为它的价格较低,也不是因为它把自己的商店放在某一类型的城镇,也不是因为它建立了正确的分销网络,也不是因为它所做的任何一件事。它是领先的零售商,因为所有这些产品都以这样一种方式协同工作,没有人能够复制沃尔玛而不复制整个系统。

在 lawson看来,一个 API-first 生态系统中,连贯的行动实际上有一些相当疯狂的战略含义,在这个生态系统中,传统的传送带式价值链模式不再有意义。

传统上,一家公司采取的连贯行动看起来像迈克尔·波特的价值链,1985 年,波特写道:“不能把一个公司看作一个整体来理解竞争优势。它源于公司在设计、生产、营销、交付和支持其产品时所进行的许多离散活动。

这些离散的活动构成了企业的价值链(Rumelt 很可能也会忽略词的离散性,而专注于活动的的联系)。例如,直接面向消费者(Direct-to-Consumer,DTC)的价值链如下所示:

它是干净的和线性的,就像一条管道,正如研发紧跟着制造。

但是,在 API 渗透到越来越多的业务功能世界里时,线性价值链不再完美地描述公司的活动。

Chris Sperandio 现在在 Stripe 工作,他在 Segment 上写了一篇文章,认为公司需要一个新的、更具活力的模式:“请求/响应”模式。

如果每个人都能做一些事情,那么继续做就没有什么好处,但你还是会做,只是为了保持一致。

这适用于 DTC 价值链,在某种程度上,也适用于使用许多相同 API 构建的软件和平台业务。如果你的竞争对手正在使用 Twilio 向客户发送短信,你也应该这样做,否则他们就可以自由地构建差异化的产品,而你却在改造轮子,重新发明轮子。

不过,在请求/响应模型中,还可以从如何利用 API 构建公司和产品中获得竞争优势。

使用一堆非常灵活的 API,找出连接它们的好方法,会引发潜在工作流的组合爆炸。API 公司首先将软件转化为可定制的构建块,而 Zapier 和 Tray.io 公司作为“所有 API 的 API ”,只需一个 API,即可使几乎所有应用程序之间快速连接。

你不仅可以以独特的方式将构建块组合在一起(请求/响应模型中的“Infrastructure”列),还可以在它们之上构建新的体验(请求/响应模型中的“Operations”和“Experience”列)。

如果 API 之间潜在连接的数量随着添加数量的增加而呈指数增长,那么公司就有一种近乎无限的能力,可以从现有的基础上创建独特的连贯动作链式系统。线性价值链,只是在每个步骤中使用商品化组件,从而限制了差异化和创造价值的空间,但请求/响应模型使公司能够在两个主要方面实现差异化:

  1. 直接,专注于核心焦点领域,并为之构建自己的解决方案。

  2. 元信息,负责组织生态系统所有组成部分。

这就创建了一个动态系统来代替静态链,随着每个组件背后的公司致力于为客户构建尽可能好的输入,这个系统会不断改进和发展。

那么为什么 Shopify 如此依赖 Stripe 呢?

让我们回到为什么 Shopify 与 Stripe 如此紧密地合作。

他们在新冠大流行推动增长之前就为这一特权支付了估计 3.5 亿美元。为什么他们继续加强合作关系?这是个好策略!Shopify 专注于它的关键区别,并构建一个连贯的整体,即使许多组件都是模块化的,也是有区别的。

Stripe 是典型的 API-first公司。 它在幕后做了很多复杂的事情,并以几行代码的形式将其提供给客户,从而将所有的复杂性抽象掉。

当一家公司选择使用 Stripe 支付时,它会复制这几行代码,无须任何处理,即可收到 Stripe 每天向其核心 API 的 16 次更新推送。这降低了欺诈行为,提高了接受率,接受了更多国家的付款,推动了更快的支付,并做了无数其他小事,改善了客户业务的付款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将转化为更多的钱,而不需要额外的努力。

不仅仅是付款,它同样适用于财富管理、订阅、账单和公司卡。它为客户提供的产品似乎与日俱增,因为它利用在一个领域的工作,以“提高互联网的 GDP”为目标,扩展到邻近地区。例如,在推出 Stripe Treasury 的前两天,Patrick Collison 宣布了 Stripe Capital for Platforms,这使得像 Shopify 这样的平台可以再次通过编写几行代码向客户筹集资金。

通过与 Stripe 合作,Shopify 让客户能够无缝地收取付款,然后轻松地管理订阅,然后借钱,现在只需点击几下就可以启动银行账户。Shopify 能够在数月内生产出产品,即便如此,也无法与 Stripe 相比,因为 Stripe 专注于其独特的重点,以及它在幕后所做的所有艰苦、非技术性、监管和银行相关的工作。

从这个意义上说,Stripe x Shopify 合作关系本身就像一个 API。Shopify 插入了 Stripe,Stripe 继续添加新的与金钱相关的产品,Shopify 可以自己使用并提供给客户。

Stripe 提供的产品越多, 品越好,Shopify 离开的可能性就越小。为什么会这样?与其雇佣大批工程师,将管理智慧花在核心能力之外的二级产品上,不如付钱给 Stripe 来处理所有这些问题。Stripe 可以为 Shopify 构建健壮的与金钱相关的解决方案,成本低于 Shopify 自己构建的解决方案,因为 Stripe 能够将它构建的所有东西的成本分摊到数百万客户身上,有的大,有的小。

虽然 Thompson 的图片显示 Shopify 只是众多潜在 Stripe 客户中的一个,但其实,Stripe 也只是 Shopify 使用的众多第三方 API 中的一个。例如,当 Twilio 谈到它的 Flex 产品时,它使用 Shopify 作为一个案例研究。Flex 是 Twilio 的呼叫中心 API,它让 Shopify 构建了它以前只梦想过的客户体验解决方案,因为 Twilio 已经花了十几年时间和数亿美元创建解决方案的所有构建块,而现在 Shopify 团队可以在几分钟内使用这个能力。

当我和我的朋友Ben Rollert交谈时,他正在 API 之上建立一家公司,他说 API-first世界的价值体系实际上更像游戏 Factorio,而不是传统的波特价值链。

Factorio 是 Shopify 首席执行官 Tobi Lutke 最喜欢的电子游戏之一,也是他让每个员工都消费的一款游戏,这可能不是巧合。无独有偶,Shopify 在尽可能使用 API 建立业务方面是低调的领导者,以便专注于其独特的差异化点:构建一流的数字电子商务解决方案。

例如,就在两周前,Shopify 推出了 Handshake,这是一家去年收购的批发市场,目的是与独角兽初创公司 Faire 竞争。让 Shopify 商家在一个地方以更好的价格获得更多的库存是 Shopify 的核心,它利用了 Shopify 自身的规模优势,将数百万零售商的需求带到批发谈判中。

好的策略就是知道什么时候说不,这样当你说是的时候,你就可以全力以赴投入工作了。由于 Shopify 在非核心产品上花费的时间较少,因此它能够在对客户真正重要的产品上提高产品速度。

API-first商业模式的魔力

那么 API-first商业模式是什么呢?

强大的 API-first业务正处于这个最佳位置:它们 为客户提供关键但非核心的功能,比如接受支付、提供云安全或向客户发送通信。

这意味着两件事:

  1. 巨大的市场。 API-first 公司提供了每个企业需要做的一小部分事情。几乎每家公司都需要收钱,保持安全,并与客户沟通。
  2. moats,他们现在的处境是,公司不能就这么把他们撕了——想象一下,你能否接受无法付款的场景嘛,恐怕是哪怕一天都不行!--与此同时,他们倾注资源尝试建立一个不同的解决方案并不划算。

Shopify 对 Stripe 和 Twilio 的日益依赖也表明了这一地位的重要性。不仅仅是购物领域。Facebook 的 WhatsApp 每年向 Twilio 支付1亿美元用于账户验证。

Twilio 的季度收入为 3.65 亿美元。WhatsApp 占销售额的 7%。这意味着 WhatsApp 占了超过 2500 万美元,全年 贡献1 亿美元!

API-first公司听到的一个最常见的限制是,“哦,X 公司将会在公司内部孵化替代品”,然而,他们几乎从不这样做。

不是因为缺乏资源。Facebook 在 2019 年创造的利润(570 亿美元)超过了 Twilio 的整个市值(510 亿美元)。而是因为一旦它们被集成到客户的产品中,API-first 公司的 moats 就非常深。具体来说,它们 受益于网络效应、规模经济和高转换成本。

网络效应:最好的 API-first 业务具有数据网络效应:使用产品的客户越多,产品对每个客户的效果越好,因为 API-first 业务可以使用来自一个客户的数据为所有客户改进产品。例如,每次一家公司使用 Checkr 对某人进行背景调查时,Checkr 都会获得此人的数据,以便下一家公司雇用此人时能从中受益,而且它可以从数百万人中提取模式,从而更快、更便宜地执行更准确的检查。

此外, API-first公司代表客户与第三方进行谈判——Stripe 与信用卡公司进行费用谈判,Shippo 与联邦快递和 UPS 在运费上谈判,Twilio 与运营商进行信息费谈判——能够以一种客户自己无法做到的方式为客户带来集体谈判能力的分量。

规模经济 :API-first 公司不仅比新进入者具有规模经济优势,更重要的是,比那些可能只考虑在内部构建功能的客户具有规模经济优势。由于他们专注于一个类别,并将其开发成本分摊到数千或数百万客户身上,因此他们能够为所有的小优势案例进行构建,这些小优势案例加起来具有很大的优势。Twilio 与世界各地的每一家电话运营商和电信公司都有关系和合同,这意味着客户只需插上电话,就可以在客户可能在的任何地方收到信息或完成通话。如果任何一家公司不专注于为自己谈判所有这些交易的空间,这几乎毫无意义,即使他们这样做了,他们也不会有 Twilio 那样的讨价还价能力。

转换成本:记住,公司使用 API-first 产品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这样做可以让他们安心,因为他们的其他业务已经尽在掌握,这样他们就可以专注于构建自己的差异化点。即使一家公司认为通过更换供应商可以节省一点钱或获得稍微好一点的体验,这样做也需要优先考虑路线图上的无数事情,而这些事情是业务的核心。

由于大多数 API 产品都是构建块,客户可以使用这些构建块创建自己的定制解决方案和工作流,而且,随着客户在 API 之上构建,切换成本也会增加。

此外,随着 API-first公司增加了更多的功能和产品,就像 Stripe 在支付产品和新产品(如 Treasury)上所做的那样,客户变得更加封闭。如果最终用户使用 API-first公司的产品存储任何东西(从金钱到数据),这一点非常常见。如果一家公司需要要求其客户做一些事情,以便继续像往常一样使用该服务,那么它很可能过于担心客户流失或不作为而无法切换。

这种与最终用户的间接关系指向了 API-first 业务模型的另一个优势: 客户主导的增长API-first公司有一个可能更强大的模型。一旦他们说服客户嵌入他们的代码,客户就有责任发展自己的客户群。这意味着所有 Facebook 和 Google 的钱都落在了客户身上,随着他们花钱发展, API-first公司也会顺享其成。

不过, API-first业务模型存在一些挑战和风险:

  1. 利润率可能低于传统 SaaS 业务。许多传统 SaaS 产品受益于软件的“高前期成本、低边际成本”特性。另一方面,API 通常会在现有产品的基础上加上一个漂亮的包装器,而这些产品本身就有成本。例如,Stripe 仍然需要支付信用卡处理费,而 Twilio 则需要向运营商支付发送信息和打电话的费用。 API-first公司通常是利润率较低、产量较高的产品。

  2. 其他 API-first公司的竞争。API 生态中最有价值的地方是位于您的客户和他们的所有其他供应商之间,将其他公司创造的复杂性抽象掉,将它们下面的复杂性抽象掉。例如,Twilio 最近收购了一个客户数据平台,它吸收了公司其他供应商创建的关于其客户的所有数据。它控制客户关系并模块化其下的其他 API。

这就引出了 API-first公司最重要的一点: 它们不仅仅是软件

任何只需要复杂代码并简化代码的东西都有可能被竞争对手或新进入者抢先一步。像 Stripe 和 Twilio 这样的公司的神奇之处在于,除了优雅的软件之外,他们还在现实世界中做其他人不想做的工作。Stripe 从事软件以及合规、监管、风险和银行合作。Twilio 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软件+运营商和电信交易,优化交付能力,统一所有客户通信接触点。

通过几行代码就可以从这些繁重的工作中获益,这就是为什么客户注册了 API-first产品并坚持使用它们的原因,即使他们的能从中收获利益。

Twilio 和投资 API-first

API 给他们的客户带来了超能力。

我第一次接触到第三方 API 的奇妙世界是在六年前,也就是我在 breaker 的头几个月。作为纽约市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雇员,我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说服房东把他们房子里的空间租给我们,然后我们再租给陌生人。 可以预见这是一个的艰难销售,我听到“没有”的次数比我想记住的要多。几周后,东 27 街的一位房东说“是的”,但只有一个问题:这栋楼没有门卫,而是有一个拨号键,通过这样的方式,房客才可以把客人叫进来。

鉴于这种情况,我们的选择有三种:

  1. 每次预约都要派人带钥匙去,

  2. 拒绝租约,

  3. 发挥创造力,想办法解决问题。

我选择了第三项,花了好几天时间在谷歌上搜索“远程访问大楼”和“解锁门大楼电话”相关的词,所有的解决方案都需要安装硬件,这都不可行。直到我找到了 Twilio。

呆在一家公司的几个小时里,我建立了一个 Twilio 帐户,得到了一个定制的电话号码,让房东给盒子编程序,让它打那个号码,然后写了一个脚本,播放双音多频音,为我们的客户开门。

做好这些之后,我坐地铁到 27 号街,在键盘上输入我们的套房号码,屏住呼吸。五秒钟后,我听到咔嗒一声,门就开了。

Twilio 给了我超能力,因为我在一整片以前无法进入的建筑上完成了签约。

仅仅几行代码就创造了这种情况!

也许有人会想,当 Twilio 在 2016 年 6 月 23 日上市时,就马上买他的股票。

自 2016 年 6 月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Twilio 股价上涨了 1115%。在过去的一年里,它增长了 222%,超过了 BVP 新兴云指数 2.4 倍。

尽管错过了大部分的成长期,我仍然看好 Twilio 的未来。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

1. API-first的商业模型出于上面强调的所有原因,我是 API-first 业务模型的粉丝。Twilio 拥有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客户群,能够以“公司即 API”的模式交叉销售 Flex 和 SendGrid 等新产品。我喜欢当一个假设出现在数字中,在这种情况下,Twilio 的 moats 转化为 BVP 新兴云指数-领先 137%的扩张。

2. 收购 Segment。10 月,Twilio 宣布收购 Segment,这是一家领先的客户数据平台,在众多其他 API-first公司中处于重要地位。

3. Segment 获得了 32 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Segment 是市场上最热门的 API-first上市公司之一,在市场中处于有利地位,它选择出售旗下公司的所有 Twilio 股票。

4. 以开发人员为中心, API-first领域的王者。当 Segment 交易宣布时, RedpointVentures 公司专注于 SaaS 风投的 Logan Bartlett 在推特上表示: 在这场竞争中没有对手,但 Twilio 收购 Segment 是我很久以来见过的最具战略性的软件收购之一,尤其是付出的代价。

Twilio 可以成为 API-first生态系统中的领先收购方,并扩展它为公司提供的构建基础。 API-first市场地图将成为具有竞争力的并购领域,而 Twilio 已经表明,其独特的规模组合和开发商的喜爱,对潜在目标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目前看来只有 Stripe 能与之匹敌。

这些只是一些粗略的想法。Twilio 值得你更深入地研究。

参考链接:https://notboring.substack.com/p/apis-all-the-way-down

程序员求生指南:告别大小周,摆脱监视,直奔年终奖!

中美科技战:打了华为,为何小米再遭殃?

除了国内红海拼刀,移动 App 在海外能否挖到新机会?

MIT 知名华人教授陈刚被捕

放弃 PHP,选择 Node.JS 的 8 个理由!

肉眼难辨别的裂纹该怎么检测?

在看

公司名称:广州市黄埔区欧泊机械配件经营部